2016年安徽寺庙住持被抓得道高僧的背后却是潜逃17年的杀人犯

说起寺庙,信奉者总是将其和磕头祈福,一缕青烟,庄严神圣等描述联系在一起。

出家者的仁慈,内心宽厚和一心向佛是我们对僧人的印象,每每见到僧人,信奉者总是双手合十,将自己的信仰托付。

但如果说起,一间全国著名的寺庙内有一位住持是已经潜逃了十多年的杀人犯,那多半没人会相信。

2016年8月12日上午,一排警车的鸣笛声打破了安徽省滁州市凤阳县的宁静,村民听到警笛声纷纷出来打听发生了什么事。

警车一路飞驰在龙兴寺门前停下,一组佩戴警棍和警枪的警察们亮明身份后,快速而坚定地步入寺庙内。

看着警察们进入寺内,香客和僧人们顿时都被惊得瞠目结舌,他们尚不清楚,这群民警来这里意味着什么。

很快警察亮明了身份和前来的目的,原来他们是来抓犯罪嫌疑人的,而要抓的不是别人,正是他们这里的住持孙红涛。

僧人们惊呆了,心中涌出无数个问号,香客们更是瞪大了眼睛,一起跟着警察往里走,观望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警察或许是察觉到了人们的惊慌失措,安慰大家不必过于紧张,也不能阻碍警察办案,让大家正常做事便可。

很快警察找到了孙洪涛,由不得他辩解,便一副手铐将其拷起,并把他叫进了一间小屋子,快速关上了门。

他只听见警察用特别高亢有力的声音问孙洪涛的本名是否叫张立伟,住持“嗯”了一声算是默认了。

然后警察直击主题问他,是否参与了17年前的杀人案,那一刻房间内一片寂静,小和尚能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

他多么希望住持说他是被冤枉的,可是那个熟悉的声音停顿了几秒后又“嗯”了一声,他没有抵抗,他知道该来的迟早还是来了。

小和尚听闻这一切,他将里面发生的对话和大家说,此刻僧人们相信了他们的住持真的不是普通人而是个杀人犯的事实。

大家面面相觑,唏嘘自己在寺庙里居然和一个杀人犯在一起礼佛诵经了那么多年,而且他还是自己最尊敬的师父,这个寺庙的住持。

目视眼前发生的一切,僧人们看着被警察带出拷着手铐的住持低着头,不敢抬头看众人,脚步沉重,眼神里流露出的是无比的绝望。

张立伟下了寺庙的台阶,一旁的香客们尾随着交头接耳,更多的人是无法相信,大家说得最多的是,孙住持居然是杀人犯,他怎么会是杀人犯。

望着警车呼啸着远去,龙兴寺里的人们心情久久难以平静,他们很想知道真相到底是怎样,他们的住持为何就成了一名人面兽心的双面人?

县里人说,每次看到孙住持总是笑嘻嘻地双手合十阿弥陀佛一脸善意,所以人们都十分信任他。

家里凡是有个大事小事,人们总会去庙里寻求他的帮助,人们也总觉得在孙住持的帮助下,他们的心情总能舒缓许多。

在人们眼里孙洪涛也是非常乐于助人的人,他总是那么无私,看见寺庙旁有乞讨的人,他总会拿些饭菜给他们。

看见县里有孩子穷苦上不起学,他也总会拿些钱资助孩子,但凡他能做到的事情,他总是尽全力帮助他人。

住持早些年常会抱怨自己失眠的问题,也常能听见他在梦中惊叫几声坐起后又躺下,弟子们总以为住持因为操劳寺庙的事太辛苦休息不好。

但现在,他们渐渐明白了,也许他就是想多做些善事来忏悔曾经的恶行,也许只有不停地做善事才能让他不至于被噩梦缠身,终日失眠吧。

他反反复复地说没有他在,我们寺庙谁来指引方向,他看起来那么善良的人,怎么能做杀人的事呢。

孙洪涛不敢和弟子们说起自己的过往,每当别人说起自己家乡,他的眼神中总会飘过一丝迷茫。

他从没提起过自己的家人,但会说起自己东北老家的生活,他会时不时和弟子们说,要带他们去东北打猎。

他们想不通这件事,但也从未提起过,因为他们信任张立伟,他说什么,弟子们都唯命是从。

别人总以为他的家人都不在了,也许帮助周围人就是他想多交点朋友,而不至于太过寂寞。

每次他帮助过的人们想感谢他,跟他合影或者给他拍照时,他总会婉拒别人的好意,他总说,出家人以人为善,助人为乐是本分。

每次听到他这么说,人们总是觉得他是个低调的人,做了好事还不愿宣扬,也不喜欢曝光自己,真是难得的菩萨心肠。

可弟子们不知道就在17年前,他们的住持曾经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张立伟曾经伙同他人携带管和尖刀残忍地将三人杀害。

在案件爆发后,张立伟的同伴很快被捉拿归案,但是张立伟成功脱逃并逍遥法外。

为了能改头换面重新生活,张立伟化名孙洪涛,并在阜阳市公安局颍州区马寨派出所取得户籍,2009年初,搬到了滁州市。

白天不敢出门见人,怕被警察抓住,晚上整夜整夜地失眠,噩梦缠身让他逐渐身心交瘁,身体一天不如一天。

走到这个地步,除了需要立身外,更重要的是要修心赎罪,否则他过不了内心这一关,而要同时做到这两点,只能出家修行。

终于他的心有了归处,他有了可以安心立命的地方,他告诉自己,他要用余生来修行助人,洗刷自己的罪恶。

出家后他来到了龙兴寺,这个前身是朱元璋出家礼佛的皇觉寺,数百年来一直为国内名刹之一,只是在2000年这个寺庙还比较破旧。

他去龙兴寺的时候还只是个扫地僧,每天他总是赶在早课前就起床扫地,无论寒冬腊月还是酷暑难耐,他不怕苦不怕累,总是最勤奋干活的那个人。

到了清晨5点,他总是积极地赶往佛堂上早课,礼佛诵经,就这样,一成不变的日子过了一天又一天。

也许这样的生活对于普通人来说是枯燥无味的,可对于孙立伟来说,他的内心获得了一丝久违的安宁。

他也相信普度众生的佛祖一定会宽恕自己,因此他慢慢地敢于抬头望着高高在上的佛祖忏悔祈福了。

在殿堂里他每天听着佛堂的音乐,看着眼前的香客们来来往往络绎不绝,每个人跪在佛祖的面前,诉说着心愿。

如此虔诚而平和的画面,让他浮躁的心一点点平和了下来,他渐渐觉得自己越来越安全,寺庙就是真正能让他安心的地方。

来了寺庙后,龙兴寺也经历了很多次的大修,从一间破败不堪的寺庙经历十几年的整修后,变得香火旺盛,重复了昔日的辉煌。

任何事他总是不怕脏不怕累地抢着做,还帮着给寺庙改造的事情提出建议,他的积极向上勤奋努力感染了不少僧人,大家都十分佩服他。

除了在寺内礼佛诵经,努力工作,这十多年,他也履行了曾经的诺言,好好修心,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他时常会给在外无家可归的人送饭送衣,还用积攒下来的收入资助孩子上学,只要有人找他帮忙,他总能在力所能及处帮助别人。

时间一久,县里的人都认识他也都感激他,寺内的僧人们也都非常敬佩他,出家14年后,他被升为了住持。由于龙兴寺没有方丈,因此他成为了寺庙的一把手。

升任住持后,他更加勤奋地打理寺庙内外,带领着寺内的僧人们做了更多的善事,安抚了更多香客的内心。

他被选为凤阳县政协委员,2008年先后担任滁州市佛教协会副会长、滁州市政协委员,2016年任凤阳县佛教协会会长,在滁州是一位响当当的人物。

有权有势的张立伟,早已不是十多年前刚进寺的扫地僧了,而这一刻,他也渐渐淡忘了自己曾经做过的恶行。

他早已今日不同往昔,他觉得不需要像早些年那样畏手畏脚了,他的权力让他膨胀。

看着寺庙的香火愈加旺盛,看着香客们布施的钱越来越多,他的贪欲也再次萌芽。

他利用职务之便,将寺内香客布施的钱放进了自己的口袋,给自己买了更好的生活设备,还时不时会出去吃喝玩乐一番。

当然这样的行径,僧人和香客们是不会知道的,在人们眼中住持始终是那个慈眉善目,清心寡欲,助人为乐的活菩萨。

如果他能坚持在寺庙内礼佛诵经,不出门吃喝玩乐,也许他还能做个自由的僧人,可就是因为他的放纵,很快让警察盯上了他。

警察发现这个叫孙洪涛的人和被通缉了十多年的犯罪嫌疑人张立伟长相十分相似,因此有了文章开头张立伟被突击捉拿的一幕。

即使张立伟想尽一切办法改头换面,躲在寺庙里做了出家人,但他终究还是为自己十多年前的罪行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与人为善是做人最基本的准则,如果触犯了法律,做了伤害了他人的事,那不必心存侥幸,自首便是。

人性本善,内心自然分得清好坏,做了好事可以让自己的心情畅快,灵魂升华,而十恶不赦的人即使改头换面也必将被自己的内心谴责一生。

Leave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