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4年东海舰队驰援西沙毛主席:绕远路来不及直接走台湾海峡

一、风云起西沙,毛主席对伸出小拇指:“我们的海军只有这么大!”从1950年代后半期开始,南越当局的武装船只就开始对我国的神圣领土西沙、南沙两大群岛频频袭扰和窜犯。由于建国初期人民海军远洋作战的能力不强,不能有效遏制南越军队非法侵占我岛屿的罪恶行径,到1973年下半年南越已经占据了西沙、南沙群岛中的6个较大岛屿,并地宣布将10多个属于中国的岛礁划归其“福绥省”管辖。他们不仅强占中国岛屿,还蛮横地出动军舰撞击、扣留中国在南海作业的渔船,把船上的渔民劫持到岘港,逼迫我渔民承认什么“西沙群岛是南越领土”的鬼话。南越当局的倒行逆施引起了中国军民的强烈愤慨,但由于当时我国北方边境局势紧张,能够抽调到南海的兵力不足,和南海舰队决定采取以武装民兵为主,支援的办法,和侵占我国土的强盗做坚决的斗争。以民兵为主,也是为了尽可能将冲突限制在可控范围内,避免引起周边其他国家的忧虑并卷入南海局势。1973年下半年,我们派出了402、407号两艘渔船,由张秉林带领90多名工人和民兵开赴西沙,在从事渔业生产的同时宣示主权。此次我方有备而去,带队的张秉林是老八路出身,渔船上装备了轻机枪、手榴弹、步枪等武器,以防万一。

我407号渔轮1974年1月10日,我渔船队抵达西沙海域后登上了甘泉岛,升起中国国旗,并在岛上竖起一块“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不容侵犯”的木牌。我船队在西沙海域停留了五天,南越方面一直没有露头,但到了第五天,不识相的还是出现了。而且来头不小。当初南越海军从美国海军那里接收了一批退役的二战时期军舰,虽然算不上什么一流装备,但在海军实力普遍不强的南海已经可以横着走了。这次南越海军陆续来了4艘军舰,总吨位6000多吨,最大口径火炮127mm,小的也有40mm,火力强度远远超过了我方渔船。他们仗着火力强大,竟悍然对我悬挂在甘泉岛上的国旗进行炮击,1月18日,南越的16号“李常杰”号巡逻舰和我方“407”号渔轮相撞,导致我渔轮驾驶台被撞坏。面对这样的挑衅行径,南海舰队于1月17日紧急调动2艘扫雷舰和2艘猎潜艇前往双方对峙海域支援。但就西沙对峙的双方兵力而言,我海军从吨位和火力上来说依然处于劣势,因为我方4艘舰艇的总吨位才1800吨,还没有对方一艘大舰的吨位重。鉴于南海形势严峻,1月中旬中央决定由负责,、陈锡联、等6人组成领导小组,统一部署西沙军事行动。

毛主席视察人民海军南海舰队出兵增援前一天,毛主席专门约见时任海军政委上将等海军将领,听取备战情况汇报。既是6人小组成员,又是海军的代表,他很清楚南海舰队的家底,又深知西沙一战对我国的意义,所以实事求是地对毛主席说:“当前,南海舰队的实力还是很弱的,火力比不了南越。南越装备的是驱逐舰和炮舰,我们只有一艘护卫舰,目前还在厂里维修。如果硬要与敌舰对峙,我们只有扫雷舰,必要时潜艇可以顶一下。”确实,当时海军的主力大舰都集中在北海舰队和东海舰队,南海舰队账面上的实力虽有4艘千吨级的65型护卫舰,但都因年久失修,无法立即出海作战。护卫舰以下就是一些不到600吨的扫雷舰、猎潜艇和护卫艇,这些小舰小艇不扛风浪,从海南岛基地出发,远征千里之外作战,能够赶到战场就已经不错了。当时我们的海军威力最强的战舰还是69年刚刚完成导弹化改装,排水量2800吨的“鞍山”号、“抚顺”号、“长春”号、“太原”号等“四大金刚”,自主研发生产的051型驱逐舰首舰“济南”号1971年底虽然下水,但因没有配套的武器装备,实际上无法作战。而且就算我们的导弹驱逐舰战斗力再强,从黄海北部赶到西沙也需要七八天时间,因为军舰续航能力不够,中途还要加燃料。远水救不了近火啊!

舷号101的“鞍山”舰二、毛主席说:“直接走台湾海峡”1月19日,我舰艇编队与表面上强大的南越舰队在西沙海域爆发激战,我英勇的海军将士以海上拼刺刀的精神抵近敌大舰,把手榴弹扔到了敌舰甲板上,将南越军打得落花流水。战斗结果,我军以伤亡85人的代价歼敌约200人,击沉了南越“怒涛”号护卫舰,击伤另外3艘军舰,将其逐出西沙海域。尽管首战告捷,但我军实属依靠广大指战员的顽强斗志艰难取胜,赢得太不容易了。而损兵折将的南越海军虽然被击沉了一艘护卫舰,但其主力仍在,并未受到多大损失,特别是其接收自美国的2艘“埃兹尔”级护航驱逐舰,排水量1200多吨,火力强大,随时会再来西沙侵扰。考虑到南越当局遭遇惨败后为了挽回面子可能发起疯狂的反扑,而我先期抵达西沙的6艘舰艇经过战斗均有不同程度的消耗,如果再战可能吃亏,海军提出将东海舰队部分兵力调往南海,加强西沙海域的防御力量。1月19日中午,海军东海舰队接到海军司令部根据特急电报下达的命令,指示将舟山基地的海军护卫舰6支队第18大队调往南海海域。海军护卫舰第18大队由4艘“成都”级护卫舰组成,这是1958年加入海军的01型护卫舰,排水量1389吨,最高航速28节,装备了3门100mm舰炮和“上游-1”型反舰导弹,以及当时比较先进的警戒雷达、炮瞄雷达、侦察雷达等。

“成都”号护卫舰可以说,“成都”级护卫舰的综合战斗力较强,不仅超过了当局海军的“太”字级护卫舰,而且对阵南越的驱逐舰也绰绰有余。由于当时“贵阳”号护卫舰正在船厂进行维护修理,东海舰队决定先派出“昆明”号、“成都”号、“衡阳”号三艘护卫舰南下,“贵阳”号待修整结束后再南下。从东海海域前往南海有两条路,一条是经台湾海峡直接南下到海南基地,一条是从台湾以东的东海海面,走巴士海峡到海南基地。由于台湾海峡形势比较敏感,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海军以往的兵力调动走的都是东海巴士海峡那条路线。但这一次军情十万火急,兵贵神速耽搁不起,毛主席特地嘱咐:海军去南海直接走台湾海峡!这是新中国成立25年来舰船首次穿越台湾海峡,经毛主席、周总理同意,时任军委副主席的元帅和同志拟定电报报海军司令部,交海军副司令员刘道生(55年开国中将)、东海舰队司令员马龙(55年开国中将)执行。根据东海舰队副司令员孔照年的建议,编队要穿过台海,不能紧挨着海岸线(内线)行驶,因为沿海地形复杂,暗礁密布,开过去风险大而且很费时间,最快的办法就是走外线。之前人民海军还没有完全穿越过台湾海峡,为了确保舰队过海峡的安全,同时电告福州军区,要求军区务必在舰队南下通过台湾海峡时的负责组织和掩护。穿过台湾海峡的行动如果泄密,不但耽误海军南援,还会引发涉及的更加严重的后果,因此东海舰队从上到下对此次行动的目的地始终高度保密。

时任东海舰队司令员马龙19日下午,东海舰队首长到6支队召开了紧急会议,将真实的行动计划扩大到各舰舰长、政委一级。当时马司令员亲自交代带队的第6支队副支队长严恩明:行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只有在出发以后才能告诉大家线日是农历大年二十八,这一天下午2点多,3艘导弹护卫舰从舟山基地的锚地出发向浙江南部的东海海域行驶。到了下午17点多,编队抵达大陈岛锚地,这时各舰的战士们还以为只是例行节日战备巡航,下午就会返航,直到2艘海军护卫艇送来大批物资和年货,有人才发现气氛有些不同寻常。这时,严恩明向各舰全体指战员传达了海军司令部和东海舰队的命令:三艘导弹护卫舰立即南下,通过台湾海峡,加入南海舰队作战序列,保卫西沙群岛。原来我们是要去西沙和南越伪政权来真的!之前南越在我领土内长期胡作非为已经让广大海军战士忍无可忍,如今一听可以上战场大家顿时群情激奋。那个年代的人们斗争热情很高,斗争意识极强,只要是能够为国争光的事情个个争先恐后地抢着干,比过年还高兴,哪还管是不是过年。见大家热火朝天,严恩明心中的一块大石头算落了地,但他知道最大的挑战还没有到来:从大陈再往南不远就是台湾海峡了。21日,编队抵达福鼎市沙埕港,进行淡水和燃油补给。

福州军区的海岸炮兵部队21日这一天,和东海舰队司令部一样忙碌的还有福州军区司令部,时任福州军区司令员皮定均中将接到命令后深知事关重大,亲自到军区作战室部署接应东海舰队过海峡工作。为了防止海峡对岸的蒋介石政权派出军舰、飞机捣乱,他下令:第一,海军福建基地的30多艘护卫艇、鱼雷艇进入沙埕、东冲、东山、崇武等8个港口内,随时待命出击;第二,福建海岸炮兵全部进入阵地,数百门大口径火炮做好射击准备;第三,福建沿海海空军雷达站全线开机,随时掌握我护卫舰群位置和金门一线军舰、飞机动向;第四,海军福建基地派出有经验的航海人员,为海军编队南下领航;第五,福州军区空军福州、漳州机场的歼击机全部进入起飞待命状态,准备掩护军舰过海峡;第六,福州军区侦察部队密切监听海峡对岸海、空军部队调动情况;为落实上述要求,22日下午16时前所有相关的海、空军、炮兵部队全部就位,进入一级战斗准备状态,军区领导、各部队领导一律在岗值班。

福州军区空军部队奉福州军区命令,22日下午3点多朱绍清副司令员率军区作战、情报、通信队伍抵达沙埕港,与南下舰队会合。根据海图和敌情,南下编队确定的穿越台湾海峡路线是:从沙埕港出发往东南到台山岛,从台山岛向南到东引岛,从东引岛再折向西南到牛山岛;从牛山岛往南,就是台湾海峡最窄的区域,编队将经过崇武以东海域,这片海域在60年代初期军舰活动猖獗,虽然东海舰队在60年代中后期的几次海战狠狠打击了对方的气焰,但少量敌舰依然不时在这里露头活动。穿过崇武以东海域之后,编队将从金门以东海域经过,在东锭岛再折向西南,抵达汕头市的南澎岛,台湾海峡在此逐渐变宽,等到了潮阳的企望湾,这段穿越航程才算最终结束。在编队旗舰“昆明”号上,严恩明和朱绍清商定了各种突发情况的应急策略,并且为了保密,编队从东引岛至金门以东之间的海域要保持无线电静默。他们一方面是担心军舰横插一杠,找上门来寻死,另一方面还担心广大指战员抱着对反动派的仇恨,万一在路过金门或者其他控制岛屿时开个几炮,那就会坏了大事。所以,全编队出发之前开了临时动员会议,讲明此次南下的目的是帮助南海舰队打击南越军队的侵略野心,不必要多生枝节。下午5点30分,编队从沙埕港启航出发。

今天的沙埕港三、风急浪高,舰队夜闯台湾海峡夜幕降临了,从福州到泉州、漳州、厦门,千家万户欢聚一堂共度除夕佳节,就在福州城万家灯火,街巷喧腾,鞭炮齐鸣之际,福州军区作战室里的气氛却显得非常紧张。晚19点,我护卫舰编队已经正式进入台湾海峡,而数万战士已经在岗位上各就各位,飞机发动,炮弹上膛、雷达全开,随时准备应对不测之变。军区司令部直接掌握的福建前线各师、团级单位首长全在临战状态待命,作战参谋不断地在地图上更新着编队的位置。与此同时,编队的动向也不断汇报到北京总参作战室、海军司令部、东海舰队司令部,所有人全神贯注,一点都不敢懈怠。对于在总参的叶帅、海军的刘道生副司令员、东海舰队马龙司令员,福州军区皮定均司令员来说,这个除夕之夜可能线点,编队抵达东引岛以东约10海里的海域,全体指战员进入一级战斗准备状态,关闭无线电,并实施灯火管制,航速也增至24节。此时的台湾海峡瞭望所及一片漆黑,一艘渔船都没有,除了风浪的声音什么都听不见,战舰的雷达上也没有显示其他目标,但大家依然不敢大意。

编队旗舰“昆明”号护卫舰东引岛是马祖列岛最东端的一个小岛,军在岛上部署了导弹护卫艇、反舰导弹、反坦克导弹和装甲车,并狂妄地宣称“可有效控制方圆200公里的海空”,是对我舰队实实在在的威胁。尽管福州军区雷达站每10分钟就通报一次我海军编队位置,但没有无线电联络之后前方的动向还是不清楚,真让人焦急。福州军区主管情报的副参谋长王健行向皮定均汇报:在金门的军飞机和大型舰船没有异动,也没有截获高层要求其出动的命令。蒋介石最好是识趣一点,否则可能在台海爆发一场混战。虽然是冬天,可大伙的手心里已经捏出了细汗。这时我军编队尽管没有遭遇军舰,却遇上了新的麻烦。冬季的台湾海峡风浪较大,此时海面狂风越来越大,逐渐达到9级以上,掀起的浪头比战舰的船头还高。各舰所有炮手都已经进入炮位,炮弹全部上膛,泛着白沫的巨浪把差不多全部炮位都打湿了,炮手们灌了好几口苦咸的海水,全身湿透,被海风一吹更是寒冷难当。但他们依然坚守岗位,全神贯注,以应对随时可能发生的敌情。和炮手一样全身湿透的还有在驾驶室里的领航员们,只不过他的衣服是被紧张的汗水浸湿的。董平安、林春恩两位领航员是22日16点上到“昆明”号上的,22日这一晚的风浪确属他们毕生所未见,但带着人民海军舰队走过台湾海峡,仅凭这一件事就足以让他自豪一辈子了。

巨浪中的军舰他们的眼睛里除了海况仿佛什么都看不见,耳边除了坐标航向仿佛什么都听不见,此时此刻,他们只专注于自己手上的事情,就算天塌了也不会去管。在领航员的及时提醒下,22点舰队已经通过了东引岛,抵达马祖群岛核心地带。这里是控制区,要是我们的行动泄露,敌人在这里设伏的话对舰队而言将十分危险。严恩明和全体将士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23日大年初一凌晨1点多,舰队抵达1965年双方曾经发生激烈海战的乌丘屿海域。此时雷达兵汇报:前方雷达发现目标!该来的还是来了!经舰队指挥部判断,这是2艘海军的“阳”字号驱逐舰,该舰为接收自美国海军的艾伦·桑拿级驱逐舰,满载排水量3300吨,火力强大,是我军的劲敌。两支舰队越来越近,驱逐舰挡在了我军的航道上,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据随舰一同行动的时任东海舰队政治部保卫科主任黄铁须回忆,眼看一场大战在所难免,军舰却突然调头离开了乌丘屿以东海面,退回到海峡中线艘军舰只是在相隔很远的地方“伴行”监视,全程没有再越过海峡中线点,我舰队抵达金门外海。这时,福州军区作战室的电话铃突然响起,是北京总参打来的!人们向电话那头的叶帅汇报:舰队已通过乌丘屿海面。叶帅镇定地说:“那好,你们辛苦啦。”为了此次行动的成功,他也一夜没有合眼。

元帅凌晨5点21分,舰队安全通过台湾海峡,并与南海舰队北上接应的第74猎潜艇大队在潮阳企望湾海面会合。实际上,猎潜艇大队也遭到了一架侦察机的“盯梢”,这架飞机远远地跟踪着我军,直到两支舰队会合才返航。大家一交流才哈哈大笑:“这是的军舰飞机给我们一路‘护航’,他们辛苦了。”听到我舰队已经平安穿过台湾海峡的消息后,一直高度紧张的皮定均司令员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大年初一了,是该好好庆祝一下了!22日傍晚5点30分,我舰队进入湛江港,在湛江进行短暂的补充休整之后即前往西沙群岛巡航。在其优势兵力惨败于人民海军之后,恼羞成怒的南越当局调兵遣将,打算发起新一轮反扑,但此刻我3艘护卫舰已经在西沙海域出现,南越方面不敢再贸然派舰送死,只能悻悻然作罢收兵。此次东海舰队南下支援,为我们巩固南海的既有阵地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争取了宝贵的时间,到了十多年后的“赤瓜礁海战”时,我海军的实力已经大大超过对手,使越南海军只能徒呼奈何。

美丽的南海岛礁首次通行台湾海峡对海峡两岸的局势也产生了重大影响,从此以后人民海军的军舰往返于东海和南海之间时就再也不用绕道外海航行了。中国的领海和领土一样神圣不可侵犯,我们寸海不让,向人民英雄致敬!

Leave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