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聿明死前问此人“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是不是?”

1945年5月8日德国战败投降,日本奄奄一息。蒋介石马上着手研究如何除去八路军这个心腹大患。军政部几经策划拿出一个《国军战斗序列》方案。其主要内容是:防止日本投降后,武器装备落入八路军、新四军之手;迅速装备胡宗南两个军、傅作义一个军,于日本投降后,抢先进入天津、北平、张家口一线,阻止八路军、新四军东进;由西南、华南抽调重兵,沿平汉、津浦路北上,逼近华北解放区。

这份绝密文件只准打印十三份,阅读后,由军务署办公室主任李文伦少将亲自监督销毁。但郭汝瑰早就复制下来,私下通过任廉儒,将这份绝密情报转交给了董必武。正是因为这份情报,八路军才果断下令,向等待军队接收的日本军队发出通牒,必须向八路军缴械,否则后果自负。这一提前行动使得到大量武器装备,拥有很多地盘,迅速壮大了实力,足以迎接的挑战。

淮海战役前夕,何应钦在国防部召开作战会议,提出“守江必守淮”的主张,决定集中优势兵力于徐州、蚌埠之间的津浦铁路两侧,寻机与共军决战,并责成郭汝瑰制定作战方案,送蒋介石审批。此方案尚未下达到有关军队,就被郭汝瑰报达到淮海战役前指。以后,徐州“剿总”决定坚守蚌埠,郭汝瑰又诱使蒋介石改在徐州外围作战,增加了蒋军在移动中被分割围歼的机会。

郭汝瑰在徐州陆军总参谋长任上还做了另一件大事, 就是把打入敌人内部、已是中将的秘密党员张克侠调任为徐州城防司令。正是郭汝瑰布下的这个“棋子”, 在决定中国命运的三大战役之一的淮海战役中, 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1948年11月10日, 张克侠、何基沣在万年闸率部起义成功, 使徐州的东北大门洞开, 为蒋介石的徐蚌战略决战敲响了丧钟。

实际上郭汝瑰频频传递情报的举动还是受到了怀疑,他就是徐州“剿总”副司令长官——杜聿明。

1947年莱芜战役军惨败,当时从山东逃回的军官就曾向国防部新闻局长、老牌特工邓文仪透露:“郭汝瑰是共谍,有通共行为。”

邓文仪立即报告徐州“剿总”副司令长官杜聿明,杜聿明告诉顾祝同“郭汝瑰有匪谍嫌疑”,极力反对郭汝瑰担任三厅厅长一职。但顾却不当回事,驳斥道:“你不要疑神疑鬼,郭汝瑰跟我来徐州一年多,非常忠实,事情办得很好。”

在一次军事会议上,杜聿明曾当面大骂:“你郭小鬼一定是共谍,发的命令都是把我们往共军包围圈里赶!”

1948年12月28日,蒋介石主持高级军事会议,商讨杜聿明如何率领三十几万国军撤出徐州,南下“转进”。当时有两个方案:一是向徐州西南(从津浦铁路西侧)南撤;二是向徐州东南,经淮阴、淮安南撤。

当郭汝瑰在“敌我态势图”前,有板有眼地陈述杜聿明应率国军向东南撤退时,杜聿明毫不客气地打断他的话,坚决反对。当蒋介石问杜聿明的主张时,杜聿明还是不公开自己的计划,而是要求到小会议室同蒋介石、顾祝同密谈。杜聿明这次直接向蒋介石说:“怀疑郭汝瑰是。”蒋介石非常惊讶地问杜聿明,有何根据?杜聿明说:“我已经是比较清廉了,可郭小鬼(郭汝瑰)更是清廉得让人难以理解。他一不好女色,二不贪财,甚至连自己家里的沙发都是打上补丁的。”蒋非但不相信,还骂了他一顿:“难道我堂堂国民政府的官员,都要到处捞银子才不是?”

蒋介石最终选择了从东南撤退,郭汝瑰当即把情报传了出去。杜聿明十分愤怒,按此线路行进,必然陷机械化部队于泥泞中。杜向蒋单独汇报,决定往西南撤。同时向蒋建议:撤即不能打,打就不能撤。精明的杜聿明故意在军事会议上同意从东南撤退,从而让郭汝瑰传出错误情报,想打一个措手不及。

机灵的郭汝瑰开始“挑逗”蒋介石。在杜聿明撤退的第二天,郭汝瑰就在蒋介石耳边吹风,说杜聿明只顾逃跑,消极避战,可能导致迅速溃败,甚至威胁到蚌埠,等等。蒋介石似信非信,犹疑未定。这时,和郭汝瑰志同道合的参谋次长刘斐也在一旁敲边鼓,说杜聿明“他就是跑嘛”。郭汝瑰与刘斐一唱一和,把蒋介石的思路彻底搞乱了,乱中出昏招,给杜聿明下令,停止南撤,向西接应双堆集的黄维兵团。

杜聿明知道蒋介石朝令夕改,特意关闭无线电。没想到蒋介石空投手谕,命令的语气极重,连“亡国灭种”都说出来了,逼迫杜聿明执行。结果导致杜聿明部队三十万人被华野围困于陈官庄,全部覆灭。

杜聿明病逝前,郭汝瑰前去探望,他还抓住郭的手说:“我最后再问你一次, 你当时是不是?“

Leave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