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温的膜拜者马希声去世后继承其位的马希范有何作为?

马希声在为其父马殷服丧时期的表现加上对于吃鸡的痴迷,让楚国群臣都得出这么一个评价——地主家的傻儿子。既然被大家认为是傻了,马希声索性也就破罐子破摔,继续去做那些不可理喻的事情了。

当时楚国商品发达,所以各地豪商都会带珍奇异宝来此交易。而马希声也对这些稀罕的宝贝很感兴趣,便利用自己的职务之便开始做起了巧取豪夺的事情。比如有一次,有个往来客商随身携带一条用犀牛皮制的腰带,马希声觉得很新鲜,就把该商人杀了夺取皮带。

巧取豪夺这事情可能只针对一部分人,而接下来马希声做的这事可是让老百姓都无法忍了。后唐长兴三年七月,楚国发生了严重的旱灾,田地间颗粒无收。可在这当口马希声却杜绝民间祭祀朝拜的行为。

当然,从我们现代社会唯物主义的角度来看,百姓求雨这种事情算是封建迷信。可是马希声这么搞却未必真是智商在线,在打压封建迷信。而且,在当时整个社会风貌普遍信这个的时候,马希声这么做在百姓眼中就是不敬鬼神,是要遭报应的。

果不其然,在那之后没多久马希声就病了,而且病得很严重。有传言说这恰恰是因为马希声不敬天神,所以招致了这一惩罚。但倘若我们站在唯物主义的角度来看,这很有可能与他日吃五十只鸡的行为有关,鸡鸭鹉都是发物,在一些病患人的菜单中是属于忌口的食物。马希声虽然没有患病,但如此高强度地吃鸡,就算健康的人都有可能吃出病来。

长兴三年七月,做了两年湖南之主的马希声去世,他给后人留下的除了那一身的笑点外再无其他。但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当初他诛杀高郁的行为又显得那么正确,否则,精明权重如高郁是绝对不会允许有这么一个白痴后生在自己头上发号施令的。

马希声死了,但他却走得很突然,虽然他并没有留下什么子嗣,虽然马殷也早已提过楚国君位,兄终弟及,可是,马希声没有指定谁接班,那么接下来那几个弟弟可都起了不安分心思。为了避免楚国再出一个像马希声这么奇葩的废柴君主,大臣们一致拥立素有贤明的马殷四子马希范继承大位。长兴三年八月,马希范到达长沙,继任马希声之位,成为楚国的第三代掌权人。

由于马希声生前并没有王爵,所以死后便被追加了一个看起来根本不能算是谥号的谥号——衡阳王。对比马殷的谥号武穆王,这个衡阳王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是野路子。也正因为马希声这个前车之鉴在,所以马希范一接班就考虑到了正名问题。李嗣源对于新上任的马希范只给了一个武安军节度使兼侍中的职位,对比之前马希声的职务,这明显又缩水了一轮。

这样的结果显然马希范无法接受,于是他亲派使者前往北方给李嗣源上贡,并婉转地表达了自己的内心想法。长兴四年正月,李嗣源的第二批任命下来了,马希范荣升武安、武平军节度使、检校太尉、中书令、潭州大都督府长史、扶风郡侯。这次官职虽然很多,但还是没到点上,四个节度使的职位只给了俩,连马希范最看重的楚王都没有给。

不过,官职可以慢慢去求,但眼前的棘手问题却必须要尽早解决。马希范在刚刚坐稳君位后就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情,自己排行老四,除去早在马殷时代就被剔除的大哥马希振外,马希范还有个三哥马希旺,虽然马希旺和他是同一年出生,但长几个月也是长,兄终弟及逃不开长幼秩序。

更令马希范不满的是,这个三哥和短命鬼二哥是一母同胞,也就是说也是嫡子。要想自己这主君之位当得名正言顺,必须除掉这个绊脚石。马希范于是下令将马希旺革去官职软禁在了自家府内。马希旺的生母袁德妃求情,马希范很干脆地拒绝了,不久之后,袁德妃急病攻心,抬腿去见马殷了。随着袁德妃的病故,被幽禁的马希旺也深感人生无望,郁郁而终了。

这边政敌刚除,又一个天大的好事砸中了马希范。长兴四年十一月,后唐皇帝李嗣源病故,这位被称作是后唐最贤明的皇帝在他短暂的执政生涯中亲眼见着周围邻居轮番更替,却不能做些什么,还此后蜀趁机独立了,他走的时候想必很不安详。李嗣源死后,儿子李从厚接班,刚上台的中原皇帝自然要好好封赏下四方小弟,所以马希范如愿以偿地被封楚王。

此时的全中国局势又有了新的变化,统一北方的依旧是后唐,现任国君李从厚。在马楚的东面,徐知诰已经在政治博弈中击败了徐温亲子徐知询,成了南吴帝国的实际掌权人。而在南吴的东南面,吴越国刚刚也经历了一场新旧交替——五代十国时期的活化石钱镠病故了,其子钱传瓘接班。而在吴越南面的闽越国,那是怎一个乱字了得,王审知的孝子贤孙们正在疯狂血拼内斗。

马楚的北面,此时南平国正值高从诲当政,此人在任期间乏善可陈,没什么大事发生。马楚的西面是孟知祥刚刚建立的后蜀国,但此刻孟知祥身体状况却亮起了红灯。马楚的南面,此时依然是南汉开国皇帝刘垄在位,这位和马希范有姻亲的皇帝在统一岭南大部之后也开始出现了一些危机,比如一直隶属于岭南的交趾地区此时就发生了叛乱,刘垄派兵征讨还无功而返。

如果说五代十国时期南吴的死敌是吴越,那么马楚的死敌必然是南汉。马楚在岭南地区占据了不小的一块版图,这让南汉国很不爽,也成了刘龚永恒的心病之一。后唐清泰三年三月,南汉国突然对马楚不宣而战,蒙、桂两州告急。

马楚王朝有四个节度使,除一个挂名外,另外三个都是实权,也就是说马楚被分割成三大军区。最核心的湖南地区自然是武安军节度使掌控,西北地区的明州一带则由武平军节度使掌控,而岭南地区的占领地则由静江军节度使掌控。现如今官拜静江军节度使的是马殷的儿子马希杲。马希杲在与南平国的战斗中有过精彩表现,所以有他坐镇南方似乎也不会有大问题。

看似没有问题的表象却隐藏着极大的问题,这问题就来自于马希范对弟弟的不放心,马希杲很优秀,但也因为他的优秀让百姓无法全身心地膜拜自己。所以身为帝王,马希范决不允许有任何人分担并威助到皇帝的帝位,哪怕是自己的弟弟。

刘龚的突然入侵让马希范有些震怒,他亲率大军准备南下迎战汉军。其实这种边境小摩擦,有马希杲坐镇广西应该不至于出现大的失误。所以马希范的重视就只能说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了,他南下抗敌是假,诈游云梦泽擒韩信是真,而马希杲就是他要抓的韩信。

结果如预想的那样,马希杲被马希范带回,而南汉国见马希范御驾亲征,也识相地掳掠一番后撤走了。马希范并没有立刻杀掉马希杲,而是故作大度地将他调任到了朗州,可是后来马希范越想越不对劲,几番权衡之下还是毒杀了马希杲。

乍眼一看,马希范自登基以来似乎就没干过什么好事,其实也不尽然。当我们将目光投放到马希范的内政上时,我们总还是能发现一些闪光点的。比如说马殷当年留下了一个天策府的班底,这个班底让马希范觉得很受用,他准备沿着父辈的足迹,将这个幕府进行深化挖掘,真正打造成马楚国准一流智囊。

唐太宗不是搞了个十八学士吗?马希范这边也想搞!于是经过一番操作,廖光图、拓跋恒、李宏臯、邓懿文、萧洙等十八人跻身为天策府十八学士。这些人有些在马殷时代不过是一介书生,就算是进了天策府也只是政府圈养的文人罢了,因为马殷有要重用的人。可是如今换成马希范做主,那他便是致力于将这些人不光是仅仅作为文人看待,而是作为一种朝廷的支柱力量推上台面。

毕竟,马殷的时代已经过去,无论如何楚国都需要新人,能够撑起一番天地的安邦之才。但是,选用书生治国真的没问题吗?当年西汉时期,汉元帝刘奭也和马希范怀有一样的心思,进而用了一帮儒生来治国,面对的却是乃父那句乱我汉家天下者,太也!西汉由此而衰也是真事。

而这边马希范所用的这批人会不会也引发书生误国的恶果呢?从马楚王朝后期的问题来看,这些人似乎也未起到什么太大的破坏作用。但是仅因为如此就断言他们有功于国家似乎也有些偏颇。当然,随着马希范地位的巩固,他身上所隐藏的毛病也在不经意间爆发出来,成为长沙城内外街头巷尾议论的焦点。

客观来讲,高郁死后马楚就再也没有出过一个能有能力左右朝政并理清朝政的人。这些大学士的私德也不尽如人意,以廖光图为首的诸位学士是马希范的赌友,马希范和他们聚赌早已是常事。王府之外经常能听到他们啸聚为乐的吆喝。而这些人中,唯有拓跋恒是一股清流,坚决不与他们混赌,所以也在一定程度上遭到排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Leave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